电力消费弹性系数

归属: 电力市场

电力消费弹性系数是指一定时期内电力消费的年平均增长率与国民经济年平均增长率的比值,是国民经济诸多数量关系中的一个重要变量,它的变动是一定时期经济增长、结构变化、技术进步、供求关系等相关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定义

电力消费弹性系数是反映电力消费增长速度与国民经济增长速度之间比例关系的指标。

计算公式为:

电力消费弹性系数=电力消费量年平均增长速度/国民经济年平均增长速度

影响因素

从理论上分析,影响电力消费弹性系数的有以下几个因素。

产业结构的影响

产业结构直接影响用电结构,如重工业所占比重较大,而轻工业和第三产业比重较小,会使电力消费弹性系数增大;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我国国民经济从“重”向“服务业”转变,大力发展第三产业,电力消费弹性系数可能下降。由于不同产业、不同产品具有不同的耗电量,即使国内生产总值等比例增长,电力消费增长率也是不同的。因此,产业结构向第三产业演变的电力消费弹性系数将逐步降低。

回顾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的增长历程,在中国经济取得快速增长的同时,产业结构也发生了显著的变化。 一次产业的产值占GDP总值的比重不断下降,由1978年的28.1%下降到2004年的15.2%;二次产业的产值比例则不断上升,由1978年的48.2%上升到2004年的52.9%;三次产业的产值比重也在不断上升,由1978年的23.7%上升到2004年的31.9%。这一时期中国的经济增长是以二次产业特别是制造业的快速发展为核心的。从2002年开始,二次产业的产值比重一直保持在50%以上,且呈不断上升的趋势,特别是2002年以来,中国工业化进入重工业加速发展的时期,二次产业的产值比重迅速提升,而2002~2005年间三次产业的产值比重则略有下降。

在中国工业化的背景下和经济增长的过程中, 工业特别是重工业的比重增长导致了工业用电比重和重工业用电比重也大幅度增加,重工业用电增速高于轻工业用电增速的差距越来越大。2004年,二次产业消费电能的比重高达74.9%,二次产业用电增长对全社会用电增长的贡献率已达到81.01%。轻、重工业用电增长分别为13.8%和17.07%。因此,产业结构中二次产业占GDP的比重与电力消费增长率具有高度的正相关性。

能源消费结构的影响

随着经济的发展,电能消费在一次能源总消费中所占的比重逐年提高,发达国家已达到35%~45%,我国也从1980年的20.6%增加为2000年的41.72%,接近2000年全世界44.3%的水平,终端能源消费将逐步向电力转移。用电量增加迅速,而国民生产总值不能相应增加,必然引起电力消费弹性系数增大。

人民生活用电水平的影响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住宅建设水平连年上升,家用电器种类繁多并逐步普及,使生活用电增长加快,其速度大大高于总需求电量的增长速度。据统计,2001年之前,我国人均生活用电增长率均大于全社会用电增长率,只有近两年人均生活用电增长速度才慢于全社会用电的增长。如2000年全社会用电增长11.36%,而人均生活用电增长率却达12.11%。而且电网电力峰谷差也越来越大,这必将导致电力消费弹性系数增大。

另外,从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1980=100)和人均电力消费量数据可见,随着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我国居民(商业)用电仍将保持高速增长的态势。

电价的影响

随着经济的快速增长,电力需求也呈现稳步增长的势头。特别是沿海一带城市,一方面经济快速增长刺激电力需求持续旺盛,另一方面西部电力供应较为充足的省份受制于区域电网间的输送瓶颈而不能有效地跨地区调配,这使得沿海一带城市经常处于紧张的电力供求关系之中。根据微观经济学的消费理论,在完全竞争市场,均衡价格能够及时地调节商品的供求量,实现市场出清。于是,在不加大电力投资的情况下,提高电力价格能够抑制市场对电力的过度需求,降低电价会“推波助澜”,加剧电力短缺的现象。 因此,解决电力市场需求紧张的有力手段是价格工具和扩大电力投资。

随着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和各行业市场化程度的不断提高,电价对电力需求的影响日趋明显,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影响企业的用电水平,电价高于企业承受能力时,用电量明显减少;二是影响高耗电产业发展的区域分布和产业转移,高耗电产业将纷纷由电价高的地区转移到电价低的地区,或者进行技术改造,从高电耗业务向低电耗业务转向,致使各地区电力需求增长格局发生明显变化。伴随着电力市场化改革的逐步推进,电力市场的供需状况将更多地受到电价水平的影响。

变化趋势

居民生活电力消费弹性系数

居民生活电力消费弹性系数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将保持大于1。2003年我国人均GDP首次超过1000美元,意味着人们关注的焦点从衣、食转向住、行,更加注重生活的质量,家庭电气化水平会快速提高。城乡居民生活用电需求将以高于经济增长率的速度快速增长。

第三产业电力消费弹性系数

第三产业电力消费弹性系数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将保持大于1。加快城市化建设是我国今后很长一段时期的发展重点,城市化建设必然推动第三产业的快速发展。而今后第三产业的发展,将比较集中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与质量的旅游、休闲、健身等以及金融、通信等服务产业的发展,集中于服务设施电气化程度的提高。

第二产业电力消费弹性系数

第二产业电力消费弹性系数近期处于上升通道,电力消费弹性系数大于1的局面可能维持2~3年。考虑到当前仍有大量在建的高耗能项目,预计高耗能行业用电在全社会用电中的比重仍会保持缓慢上升趋势,经济重型化趋势近期不会改变,未来2~3年内第二产业电力消费弹性系数仍可能大于1。

与电力适度超前发展的关系

  • 电力工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中国现在正处于工业化初期,主要依靠以制造业和加工业为主的工业增加值来拉动国民经济增长,因此国民经济的发展速度与电力工业的发展速度联系紧密,电力工业的超前发展可以为国民经济的快速发展提供有力的基础性保障。
  • 中国目前人均能源水平较低,从人均电力装机水平上看,美国是2.88千瓦,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OECD)是1.8千瓦,世界平均是0.55千瓦,而中国只有0.
    237千瓦,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对电力需求很大的上升空间,为满足居民电力消费的增长,必须加快电力工业的发展。
  • 中国能源效率偏低,许多高耗能企业自建小电厂发电。电力工业的节能主要并不是依靠降低电厂煤耗来实现的,而是主要靠电源结构调整,大力发展核电、水电、风电等新型能源,电力超前发展使得电力有富余之后,可以为关闭小火电,为提高能源效率提供可能。
  • 基于电力生产和消费同时完成的特点,电力容量必须留有足够的备用,以便随时保持电力供需的平衡。为此电力建设必须先行一步,即电源建设和电网建设要超前于用电企业和其他电力用户用电设备的发展。发电设备的增长要高于发电量和用电量的增长,电网的输送电和供电容量要高于用电负荷的增长,即电力设备要留有足够的备用率。
  • 电力消费弹性系数的宏观性也决定了它对电力发展的指导意义要在一个比较长的时期内才能反映出来,基于中国仍处于工业化初期这样一个基本事实,从长期趋势看,至2020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完成前中国的电力消费弹性系数应该是至少大于1的,电力工业依然要加快发展。
目录
1.
定义
2.
影响因素
3.
变化趋势
4.
与电力适度超前发展的关系
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