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气化

归属: 电力理论

电气化是指国民经济各部门和人民生活广泛使用电力。

简介

世界各国和地区的用电规模及不同发展阶段的电气化水平,受技术、经济、社会和自然因素的影响,呈现出不同的电气化水平。电气化似乎没有终极目标。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预见到第四次能源大转变。

影响电气化水平的主要因素:

  • 经济发展水平。
  • 国家的能源平衡结构,特别是电力工业发展的条件和结构,相应的电能与优质燃料成本之比,在经济增长因素中资源节约重要性的提高。
  • 技术进步的加速,生产技术结构的改善,新的电工技术的掌握,新型材料的制造,产品质量和服务质量的提高,都会促使电气化水平的提高。
  • 人口的集中,居民点的布局和建筑标准的提出,居民居住条件的改善。
  • 居民收入、教育及文化水平的提高;对劳动条件、生活水平和环境保护提出更多的要求和更高的标准。
  • 国家和地区所处的气候条件。

由于电气化还在发展过程之中,可以预见,电气化还会继续向以下深度和广度发展:

  • 人工操作将广泛地实行电气机械化;
  • 更换所有低效率、不易控制的低速蒸汽驱动和压缩空气驱动的机械;
  • 农业中固定作业广泛实现电气化;
  • 黑色和有色金属熔炼、优质金属轧制前的加热过程、其它形式的塑料成型工艺都将积极采用电力,以及广泛地用电力进行热处理;
  • 发展电气干燥;
  • 铁路电气化、城市交通电气化、输气输油管线加压站改用电力;
  • 为家庭生活提供更多、更方便的家用电器,包括低温取暖设备等等。可以预见,用电气技术代替燃料技术,能源效率可以提高,现有的用电技术的效率也还可以进一步提高。所有的事实都证明,在各个经济部门更加广泛地应用电气技术,进一步提高电气化水平必将获得成功。

标准

衡量电气化程度的标准有不同的指标,日本东京电力公司管理总裁Susumu yoda 在《电气化和未来的电力供应》一文中说:“电气化的基本概念是指能源需求向电力转化。电气化程度的第一个定义,是指用来发电的能源需求,以占一次能源总需求的百分比来表示。按照这个定义,电气化程度是指电力供应者所消费的一次能源需求的百分数,而不是电力占能源需求的百分数,因为在发电生产过程中,有60%以上的能源要损失掉。因此,这一定义从供方观点来看,使人们对电力在能源工业中的重要性有了很好的了解。根据这个定义,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1985 年的电气化程度为37%,日本为38%”(1985 年中国这一指标为21.32%)。“按照第二个定义,电气化程度是指对电力的需求,用占各种能源最终需求的百分比来表示。这个定义用来衡量电力的消费量--最终用户耗用的二次能源的比重。根据这一定义,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1985 年的电气化程度平均为16%,日本为18%。”“对电气化可以给予严格和广义的定义。就严格的定义来讲,是指由于使用电力替代石油和其他形式的能源,对电力增加的需求;就广义的定义来讲,是指由于对电力需求的稳定增长,造成在总能源需求中对电力需求的增加。”

如果用这两项指标来进行比较,中国的电气化程度在改革开放以后的年代里有了很大的提高,但与世界其它工业国家比,还是比较低的。特别是中国计算一次能源用于发电的比例和电力消费占终端能源消费量的比例是根据商品能源量来计算的,如果计入农村非商品能源的消耗量,则两项指标与工业国家的差距还要大一些,主要是农村的电气化程度还很低。

中国指标

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的一批学者和电力部门的一批专家合作,从研究经济、社会大系统出发,结合中国国情,并借鉴国内外研究成果,对衡量中国小康社会及富裕小康社会标准进行了综合分析,首次提出衡量小康社会标准应采用“人均生活用电量”指标的建议。该项研究建立了用人均装机容量、人均用电量、人均生活用电量、用电结构、发电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电力消费在终端能源总消费中的比重等6个指标来衡量小康社会的用电水平指标体系,具有创新意义。经过分析研究提出中我国小康社会和富裕小康社会的电气化指标如下:

  • 中国小康社会用电指标标准:年人均装机容量为0.28-0.30 千瓦;年人均用电量为1400-1500千瓦时;年人均生活用电量为200千瓦时(城市420 千瓦时,农村84千瓦时);用电结构工业65%,交通3.5%,生活17%,农业4.5%,商业8.0%,其它2.0%;电力消费在终端能源总消费量中的比重为12-13%;发电能源在一次能源总消费量中的比重为37-39%。
  • 中国富裕小康社会用电指标标准:年人均装机容量为0.35 千瓦;年人均用电量为2650 千瓦时;年人均生活用电量为520 千瓦时(城市855千瓦时,农村230 千瓦时);用电结构,工业55%,交通4.2%,生活19.6%,农业3.7%,商业10%。富裕小康社会没有列出后两项指标。

这项研究说明电气化程度是一个不断增长和变化的过程,电气化程度与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居民收入水平、能源供应结构等因素有密切的关系,不可能超越,也不可能人为提高。各国有各国的发展水平和不同的电气化水平。截至21世纪初期,工业发达国家的电气化水平比较高,也不能说已经达到了电气化的终点。

从上面两种标准来看,两个指标太少,而6个指标又太多。人均装机容量在国与国之间没有大量的购售电关系的条件下,作为全国性的衡量指标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采用的,但作为一个国家内的大区、省(市、自治区)或者一个城市,由于存在较大规模的购售电关系,就不大适用。一个电力基地省或市,装机容量很大,人均装机容量指标很高,但电力基本是外送的,就很难说这个省或市的电气化程度高。如长江三峡工程建设在湖北省宜昌市,宜昌市的人均装机容量水平可能达到世界、全国第一,但不能就此说宜昌市的电气化程度世界第一、全国第一。装机容量中有可靠容量和不可靠容量,有的地方修建了为数不少的径流式水电站,不能保证均衡、可靠供电,人均装机容量指标高也不能说他的电气化程度高。装机容量在一定程度上与发电量、用电量是相关的,因此不必用人均装机容量作为衡量指标。还有用电结构,作为全国性的衡量指标也是可用的,作为一个国家内的大区、省市自治区或者一个城市,由于产业结构不同,用电结构也不相同,也很难作为一个电气化程度的衡量指标。

目录
1.
简介
2.
标准
3.
中国指标
讨论